南华大学

南华大学
:::
浏览人次: 12015

2013南华大学共识营开示

主题:星云大师为「南华大学共识营」近三百九十位教职员开示

时间:二○一三年十月三十日下午

地点:南华学舍三楼佛堂

与会:南华大学副董事长慈惠法师、校长林聪明、学术副校长慧开法师、行政副校长林辰璋等三百九十位教职员

 

林聪明校长致词:

学校的创办人、董事长星云大师、副董事长惠师父、在座的各位法师,以及两位副校长、各位学校同仁,大家好!

今天早上大师在中正大学获颁他在全球的第十四个荣誉博士学位,刚好有这个机会来到嘉义。学校创办十七年来,有很多方面都是大师在帮忙挹注相关经费。对于大师的办学理念,我们很希望全体同仁都能好好地履行、落实,所以特别请讬大师在今天到嘉义的同时,也能为我们南华共识营将近三百九十位老师与同仁开示,把他的一些经验,或是对学校的期许,利用这次机会勉励大家。请大家以热烈掌声欢迎大师开示。

 

创办人星云大师开示:

校长、各位老师、各位同学,大家午安、大家好!

我先做个自我介绍,刚才在接受中正大学荣誉博士学位的时候,我说自己一生连一张小学、幼稚园的毕业证书都没有,但是很荣幸地,拥有了十四个大学授予我的荣誉博士学位。当然,我并不介意这个事,也不懂什么叫做「博士」,再说我也不博。不过,我要告诉各位,我是一个出身在贫穷苦难家庭的孩子,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贫穷、苦难,我自觉巍巍赫赫,很了不起。

我心里虽知不念书就没有前途,但是碍于家里贫穷,始终没有念书的机会。所幸地,七十五年前,我十二岁的时候,有了一个机缘出家做和尚。出家之后,自觉到要走出一条路来,所以至今八十七岁之龄,由于自己生性喜欢「破船多揽载」,因此举凡大学、电台、报纸……什么事情我都做。一般人认为我是「星云大师」,当然很有办法,但是真正地讲,现在的我是感觉到自己很贫穷的,我什么都没有,已不敢再像过去年轻时的巍巍赫赫。幼年的时候,我有心、有志、有自己的人格、气势,但是到了现在老残之龄,则感觉到这个世间所有一切都是大家的、都是别人的,跟我没有什么关系,我能给的只是一点因缘而已。

说到南华建校的缘起,十七、八年前,我有心要办理佛光大学,碍于水土保持很难评鑑通过,偏偏知道我要办大学的人见到我都是问:「大师啊!大学在哪里啊?」让我难以回答。恰巧有一位黄天中先生他在现在南华大学的位址,不但拥有土地,还有建筑执照,可以说办学的所有条件都具备了,就待开始建校。可惜后来由于他没有力量建设,就找到了我。我心想,自己一心想要办佛光大学,都没能如愿,不妨就从南华办起吧,免得人家常常问我:「大学呢?大学呢?」以后我就可以对人说:「在南华!」

那时候南华佔地二十六公顷,现在则已经将近七十公顷。因为我们在接受他的二十六公顷土地之后,慢慢地又买了紧邻的土地。

我因为深知家贫,没有受教育的能量,所以在南华大学开办之初,对外宣布四年不收学杂费,希望让所有学子都读得起大学。最初我不太懂大学办学的不易,但是话说出去了,总要能做到。如果以四个班级来算,四年下来,就等同是承担十六个班级的学杂费。我虽是一无所有,但是因为有心,也就一心一意要把南华办起来。

过去由于经常在各地跑动,对南华的关心不够。明白说,即使学校有很好的校长,也还需要经费、需要关心,才能有建设。所以,南华的设施至今未能完善,我觉得很对不起南华。

「南华」这个名称很好,有「在中南部、在嘉义,甚至是在南部的一朵花」的意思。历史上的庄子是个哲学家,他的《南华经》(即《庄子》),言论蕴含丰富的智慧,乃至于佛教的六祖惠能大师,也是在南华寺开悟的。所以「南华」又可谓为「智慧的花朵」。

总之,现在我们请到林聪明教授来担任校长,南华是真正有了希望。因为他是真心的,跟我的理念一致,不只是为了办学校,还要办好的学校。怎么好法?就看大家以后的表现了。

不过,我有几点意见要简单地提供给各位参考,无论是做人也好,做事也好,做大官也好,乃至从事士农工商都好,以下几条意见都很重要。

 

第一、要重视生活的规范

早起晚睡是生活;每日三餐是生活;来来去去、送往迎来是生活;交朋友、做事情是生活;讲话、表达意见,也都是生活。问题是:我们是怎么过生活呢?

我不敢把自己过生活的情况向各位报告,因为我是一个出家人,过去在寺庙里所受的是专制、打骂的教育,天天都要受委屈,既不准讲理由,也不准说明,不像现在的青年人,理由总是说得一大堆。不要说不准说理由,过去的丛林生活,只要你说一句,老师就要打你;眼睛看一下,他也要打你。一个不准看、不准说、不准动的生活,实在不像人过的。但是有时候老师却对我们说:「当然不把你们当人来教育,是要把你们教成佛的啊!」他不用教「人」的方式来教育我们,因为人要讲理由、要吃得好、穿得好、睡得好,没有这么简单教!

所以,后来我就想:为了要做一个比人更高尚的人──佛,我要勇于承受不同的教育。打骂是自然的,委屈是当然的,那都是出于老师对我们的爱护、对我们的好,何况老师们和我又有什么关系?为什么他要费神打我?不都是由于对我的慈悲、爱护吗?所以我们应该感恩图报才是。

我确实也做到了,在大陆交通以后,我把过去那许多老老师带到欧洲、美国各地游览,借以感谢他们当年的教育之恩。可以说,凡是过去打我越甚、骂我越厉的人,我越是感谢他们。心里总想:所谓「玉不琢,不成器;人不学,不知义。」由于这许多苦心的老师发大慈悲心打我、骂我,才能有今天的我。

我记得有一位老师,他一面打我手心,还一面骂:「很笨啊!要拜观音菩萨求智慧!」这在现在或许是老套,不过在我那个年龄、在那个无望无救的情况下,我听了他的话,真是如一道光明照来,「哦!观世音菩萨会给我智慧!」

但是接下来我又想:那么我要到哪里拜观世音呢?到大雄宝殿拜?它既有时间的限定,也只有团体才可以进去,不准个人进入,甚至其他的殿堂也都有人居住,我又要到哪里拜呢?可以说,当时我连拜佛的地方都没有。好在栖霞山的山岭有一座「千佛岭」,那里有石头雕刻的观音像,我就对着那尊石头的观世音礼拜。在我的心中,并不认为那是石头,我虔诚地合掌,只觉得那是唯一的希望、机会。不怕你们见笑,我本来是很愚拙的小孩子,在拜了几个月之后,忽然什么都懂了;那一年我十五岁。当老师教书,哪里有了错误,我心里都知道,甚至偶而老师想要把书念会了,再来教我们,在他还没有会之前,我就会了。不敢说自己有什么了不起,这一切大概都是菩萨的帮忙吧!

我不是在跟你们传教,我要告诉各位的是,这个世界是由很多因缘来成就我们的,即使是一块石头也好、一尊菩萨也好、一个老师也好、一个朋友也好,他们对我们都有重大的关系。当然你自己也要有好的生活习惯,生活要有规矩,勤奋而不懒惰,才能自我健全。

慈惠法师是南华大学的副董事长,全权负责学校的各项建设。他跟我说:「师父,您八十七岁了,但是无论什么时候看您站呀、坐啊,都有个样子。」因为我是被打出来、被骂出来的啊!

总之,要做一个上等人,就要经得起苦难的教训;相反的,成了下等人,即使人家对他讚美说好,他也听不懂,甚至还会听错了。

我八十七岁了,至今每天都有吃早饭的习惯,没有一次不吃。吃早饭很重要,尤其不能吃得太迟,过去佛光山是六点钟吃早饭,现在则是六点半吃。吃过早饭以后,一天的生活就开始了。那时候我知道自己笨拙,条件不具足,所以在还没有吃早饭以前,有个几十分钟的空档,我都会抢时间看一点书,或者读一点书;因为「早读」,头脑比较好。总之,我要能在这个世界上跟人家一较长短,必定要有相当的付出。

说到吃饭,一直到今天,我都吃得很简单,就是在南华承蒙大家请客,也只吃了碗腊八粥,至于其他的菜色,我眼睛看不到,也没有去吃它。我不是要向各位卖弄自己,我的一生就是这样简单的。尤其我欢喜经历苦难的挑战,在我的想法,苦难对一个没有用的人,会造成种种压迫,让他没有办法,但是对一个有志愿、有志气的人,苦很好,苦就是教育,苦能训练我们坚强,苦能给我们营养;不吃苦中苦,哪为人上人?不经一番寒彻骨,焉得梅花扑鼻香?

就算觉得自己不是傻瓜,够聪明,也得要能吃苦啊!人世间没有天上掉下来的礼物,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送你礼物,自己要做自己的贵人,凡事要靠自己,要给人接受,要自我健全;一旦老师、学生、朋友愿意接受你,跟你来往,你也就具足因缘、条件了。

如何让人接受呢?你必须要有礼貌,必须要有能力,必须要尊重人,必须要有责任感,必须要肯吃亏、上当、受委屈、负责任,如此一来,就算是将来找职业,也才找得到。

好比青菜萝卜烂了,就不值钱,所以,便宜不一定很好,大家不要想讨便宜,要能经得起寒霜雨雪的考验。我无亲无故,只有为数不多的佛教青年团队,从早期的慈惠法师、慈容法师到现在的觉居法师(中区总住持)、觉禹法师(嘉义圆福寺住持),乃至这次张罗南华大学素斋谈禅的慧专法师等等山上的男众、女众跟随我弘法。虽然我什么都没有,没能赏赐他们什么,有的也只是虚空,不过虚空很大,在这个法界里,有好山好水、天地日月、花草树木、芸芸众生,宝藏多得不得了;当然,你也要有本领去接受它,和它相处。

坦白说,一个人要想成功,生活不健全,生活不认真,生活没有规范,经不起苦难,怎么能成功呢?

许多年前,我在大陆浙江出席一个会议,看到一篇习近平先生撰写的文章,叫做〈慎独〉,他说一个人在独居的时候要很谨慎,不要想坏主意。当初我一看到这篇文章,就跟旁人说:「这一位有办法!」因为他懂得慎独的重要,独处要有好的行为,不能随便,要自己管理好自己。

 

第二、要重视自觉的修行

我从小没有看过学校,也没有到过外地留学,更没有参加过什么训练班,但是我会煮饭菜、我会建房子、我会做衣服,我会园艺,种植花草树木;我会写文章,至今已经写了几千万字;我能以直心与人讲话,不拐弯抹角。不过,现在年老了,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,唯有眼睛闭起来写一笔字还可以做到。像现在在座的大家,我是看不到了,看到的只是雾蒙蒙的一团黑影,无法清楚分辨出一个人、两个人……但是写字,一笔下来,一气呵成还可以办到,因为在我心中已有字的形象分别。不过,岁月不待人,现在慢慢地也感觉到自己头脑退化,人老了。所以,我常对弟子说,你们要想我写什么字,赶快叫我写,不要来不及喔!我愿意做这个服务。

「自觉」是很了不起的,释迦牟尼佛就是自己觉悟的。有的人成天如动物冬眠般,迷迷糊糊,不能清醒,也就是一般戏称的「糊涂虫」,那都是因为他不知道觉悟。所谓「觉悟」,就是对人生、对世界、对人际关系、对知识、义理,有「喔,我懂了!」「喔,我会了!」「喔,我能!」「喔,我愿意!」的会意和通达。一旦悟到了,自己就能安住在这个世界,安住在真理里,那么其他的事情还会不能主宰吗?

「自觉」也就是自己觉悟,要想别人来教你觉悟是很难的。就例如父母教儿女,有时候儿女也会不听;老师教学生,有时候学生也会不听,你讲话,他却在睡觉,所谓「讲者谆谆,听者藐藐」。

最近有些山东老乡在佛光山教我们做面食,也跟我们学煮菜的方法。过去我曾多少次发心要教人,心想教育的目的不就是要传承吗?但是想要传承却传不出去,没有那样的材料,你讲的,总跟他听到的不一样,因为他不会听,他不认真听,他没有全部听。所以在佛经里,一开头就说要「谛听!谛听!」也就是说要「认真听!认真听!」的意思,每一句话都要听到心版里,要有:「啊!你的一句话在我的心海里起了壮大的波澜。」这才真是有心。

有一次我受邀到美国弘法,饭桌上,我问候一位先生说:「先生,你贵姓啊?做什么职业?」他自我介绍说:「我是做餐馆的。」我心里想:今天这一桌坐的都是大财主、企业家,尽是社会各界很有办法的领袖人物,你一个开餐馆做中国料理的人,怎么也跟他们在一起?

谈话间,我就问他:「员工好找吗?」

他说:「好找!我有开设训练学校。」

我说:「要训练那么多人吗?」

他说:「我有四百多个餐馆,需要很多人手呀!」

这一听,还得了!光是一间餐馆就叫人忙得手忙脚乱了,他一个人竟然开了四百多间餐馆,很不容易啊!我就再问:「你开了这么多间餐馆,平时都是怎么弄了给人家吃呢?」

他说:「我们把心煮给人家吃。」

这一句话很重要,肯得把心煮给人吃,其他的为人处事还有什么话说呢?必定可以成功!总之,人要能「自觉」,自己不自觉,就是皇帝老爷、父母师长也不得办法。

在佛教里,释迦牟尼佛并不要我们皈依他,也不一定要我们相信他;你信不信,对他又有什么关系呢?所以,释迦牟尼佛说过一句话:「自依止,法依止,莫异依止。」这是很了不起的话,也就是说:皈依自己、皈依真理,不可以皈依其他。如果你能够「自觉」,自觉了以后,宇宙之间的因缘就算你不去找它,它也会来找你。

觉悟的情况是怎么样呢?过去的事情,会浮现在你的眼前;远处的事情,会向你集聚而来。那个时候,也就是通达了、悟了!

最近我写了一篇文章〈佛陀,您在哪里〉。假如有人问起全台湾的佛教徒、大法师:「释迦牟尼佛在哪里?」他可能回答不出来,只是告诉你说:「阿弥陀佛在西方极乐世界啊!药师佛在东方琉璃世界啊!」那么究竟释迦牟尼佛在哪里呢?虚空就是释迦牟尼佛。你觉悟到了吗?你要感觉到,要来电,心灯才会亮。或许你说认识虚空宇宙很难,认识佛很难,那么姑且不要说得那么广大。佛在哪里呢?佛就在我们的心里!但是你的心里如果满是瞋恨、嫉妒、烦恼、障碍、是非、自私自利,佛哪里能安身呢?所以,佛是在我们的净念里。

有的人说:「现在这个社会,做好人很吃亏呀!」事实上,吃亏就是讨便宜。有为的人,怕什么吃亏?你想吃亏还吃不到呢!

 

第三、要重视处事的艺巧

也就是说要有艺术、巧妙。为什么我们要唱歌?唱歌不是玩的,唱歌也要能唱出巧妙来,唱出节奏、音符、规矩来;无论是二部合唱或是四部合唱,里面都有很多的艺能。为什么我们要绘画?画的深浅远近都有它所蕴含的意境,一张纸就是一个世界,我们也能把这个世界的巧妙画在这一张纸里。

人能有艺巧是很重要的。一个人所以被人说笨,都是由于自己不动头脑、不用心,什么事情都是说:「你做、你做!」「你来、你来!」有利于自己的,就抢先一步;要服务他人的,就把事情交给别人。其实你不耕种,又哪里会有收成呢?所以,要想做个聪明的人,凡事要能自己来!

我认为南华的学生,甚至不只是南华,佛光、西来、南天大学乃至佛光山,无论哪里,老师也好、同学也好、什么人都好,至少要有五张执照,万一一张执照用不上,例如你说:「我会驾驶!」但是没有车子给你开,「没关系,我还会记帐!」甚至也没有帐给你记,「没关系,我会煮饭菜、做面包、做馒头、做素菜……」你还拥有很多的能量。

现在慈惠法师所以坐在我的身旁,是因为我的耳朵不好,他担心我听不清楚大家的发言,因此在这里帮忙转述。毕竟我人老了,和过去年轻的时候不一样,听力不是那么敏锐了。而他岂是只有五张执照?十张执照以上都有!他跟随我扫地、擦玻璃窗子、煮饭菜、洗衣服、写文章、编杂志、教法器、教唱念、到国际弘法、到各地学校授课,光是在中国文化大学就教了六年书,到基督教办理的东海大学也教了好多年。可以说,取得的执照越多,在佛光山才有用啊!人人都会要用你。

我想,我对你们的希望,就是期望大家都能拥有很多的能量,学得很多的能力、本领。在今天的社会,想要「混世」不容易啊!听说网络「脸书」有一个按「讚」的功能,要人家按一个「讚」并不是那么容易的,更何况是想要更多的「讚」呢?不客气说,如果今天我不「讚」,大家也就不会给我这个荣誉博士学位了。(大众鼓掌)当然,也不能这样自我满足,自己要有惭愧心,这一切都不是我的,是人家慈悲、人家好意给的,我应该感恩、报答。

 

第四、要重视人我的因缘

最后希望大家要重视「缘」,要能广结善缘。释迦牟尼佛开悟的时候,悟到什么?他在十二月初八,天空高挂着明月的夜晚,于菩提树下夜睹明星而廓然大悟,顿时间,虚妄的、有形的、有相的世界粉碎了,在他的心中现出了一个真理的世界。所谓「悟」,它既没有时间,也没有空间,是即刻的。

当时佛陀即刻讲了这样的话:「奇哉!奇哉!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,只因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。」也就是说大地众生皆是佛。所以,现在我到各处讲说的时候,都要大家讲一句「我是佛!」就是希望大家肯得承担自己就是佛。一般人都忘记自己是佛了,等于《法华经》中的「怀珠作丐」喻,父母担心儿女将来贫穷,就在他的衣服里缝上了一颗夜明珠,万一哪天他穷苦了,还有个夜明珠可以卖了过生活。可惜儿女不知道父母在自己身上缝了夜明珠,最后还是做了乞丐。

我们的心就像一座发电厂,电力一发,千年的暗室,一灯就能明亮。你能让心灵的灯光亮起来吗?我们心里的「电」在哪里呢?如同电脑网络的无边无际,宇宙虚空、天地之间也是无穷、无尽、无边,在「空」里面,宝藏真是多得不得了啊!所以,「空」就是缘,就是无限;无限的能量,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完的!说得清楚一点,「空」就是我们的心,心里的宝藏取之不尽,用之不完。心中的宝藏是什么呢?惭愧就是宝藏,信仰就是宝藏,智慧就是宝藏,慈悲就是宝藏,忍耐就是宝藏。人家说世间有七宝、八宝,无限的宝藏都在我们的心里,要靠自己去发掘。

在我这样老朽的年龄,自觉是对世间没有什么大用了,但是心里却很着急,因为芸芸众生是这么的多啊!

唐朝的鑑真大师是我的老乡,一千三百年前,他六次要到日本都失败,一直到了六十五岁才成功抵达日本。在他前往日本的途中,遭遇到很多的灾难,但是本着「为大事也,何惜生命!」的愿力,他誓愿一定要到日本去传教。现今日本的衣服、筷子、纸张、建筑法,都是当年鑑真大师传过去的,所以他在日本又被尊称为「日本文化之父」。

鑑真大师圆寂前,说了几句话。他说:「山川异域,日月同天。」也就是说,虽然他人在日本,我们人在中国,但是往天空望去,彼此都能看到同一个太阳和月亮。下一句是:「寄诸佛子,共结来缘。」鑑真大师勉励大家要广结善缘。

总之,我对你好,不会蚀本,将来会一本万利的;种子播种下去,还怕没有收成吗?所以,「缘」就是宇宙间的真理,希望大家能重视!

 

还有一些时间,再讲一个故事。

有一个徒弟问师父:「师父,人生的价值是多少?」这是泛论,各人的价值不一样,还问什么人生的价值呢?师父当然是不回答了。但是徒弟老是问、老是问,有一天,师父看到桌上有一块石头,就说:「徒弟啊!你把这一块石头拿到大街上去叫卖,但是只让人家出价就好,不要真的卖了,石头还要拿回来喔!」

徒弟奉师父的命来到了大街上,对着往来的行人说:「欸!过往的路人,有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要卖,有人要买吗?」

有人看了看,就说:「二十块!」

徒弟说:「不卖!」

「五十块!」

「不卖!」

「一百块!」

「不卖!」

「两百块!」

「不卖!」

最后没有人开口了,他把石头收好,就返回寺里。回到寺中,他对师父说:「师父啊!不得了,这一块石头今天有人出价二百块呀!」

第二天,师父就说了:「徒弟啊!把这块石头再拿到百货公司去,也是知道个价码就好,不能卖了,要把石头拿回来啊!」

「各位士绅男女,快来看看!这块宝石要卖了,大家出个价吧!」

有一个人就说:「五百块!」

「不卖!」

「二千块!」

「不卖!」

「二万块!」

「不卖!」

「二十万!」

「也不卖!」

回到寺里,徒弟对师父说:「师父!不得了了,这颗石头有人出价二十万啊!」师父听后没有开口。

过了一段时期,地方上召开珠宝博览会,师父说:「徒弟啊!你再把这块石头拿到珠宝博览会上去卖,同样只要知道出价多少就好,不要卖掉!」

徒弟拿了石头到达会场,对着商人们叫卖:「各位!你们看,这块宝石如同钻石般晶莹剔透,现在正准备要卖出,请大家出个价吧!」

顿时间,出价声此起彼落,一个人说:「五百万!」这个数字令徒弟心里甚是诧异,可是没想到,陆续又有人喊出:「八百万!」「一千万!」「两千万!」一直到喊到「五千万」,终于没有人再开口了。

徒弟依言把石头再带回寺庙,一见到师父就高兴地说:「师父!不得了啊!珠宝商出价五千万啊!」

这时候师父讲话了:「徒弟啊!其实人跟石头一样,如果你能量不够,也就像在穷乡僻壤里出售石头,大家的财力有限,能卖到两百块钱就不错了。如果你是个人才,也就像在城市里卖石头,能卖到千万以上,甚至再遇到好的机缘,能量得到充份的发挥,也就能有五千万的价值了!」所以,人的价值多少?就是石头的价值。

各位老师、同学们,我们林校长是很有作为的,在他的领导之下,我想每个人都可以从二百块的石头,升值到二千万、五千万,甚至更高;今后如果我们南华出了很多的科学家、艺术家甚至政治家,南华的价值就不一样了。当然,这都要靠大家未来的发展。祝福大家!

 

(南华大学黄素娟/誊写.佛光山法堂书记室/整理提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