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南華大學
:::
瀏覽人次: 11873

2013南華大學共識營開示

主題:星雲大師為「南華大學共識營」近三百九十位教職員開示

時間:二○一三年十月三十日下午

地點:南華學舍三樓佛堂

與會:南華大學副董事長慈惠法師、校長林聰明、學術副校長慧開法師、行政副校長林辰璋等三百九十位教職員

 

林聰明校長致詞:

學校的創辦人、董事長星雲大師、副董事長惠師父、在座的各位法師,以及兩位副校長、各位學校同仁,大家好!

今天早上大師在中正大學獲頒他在全球的第十四個榮譽博士學位,剛好有這個機會來到嘉義。學校創辦十七年來,有很多方面都是大師在幫忙挹注相關經費。對於大師的辦學理念,我們很希望全體同仁都能好好地履行、落實,所以特別請託大師在今天到嘉義的同時,也能為我們南華共識營將近三百九十位老師與同仁開示,把他的一些經驗,或是對學校的期許,利用這次機會勉勵大家。請大家以熱烈掌聲歡迎大師開示。

 

創辦人星雲大師開示:

校長、各位老師、各位同學,大家午安、大家好!

我先做個自我介紹,剛才在接受中正大學榮譽博士學位的時候,我說自己一生連一張小學、幼稚園的畢業證書都沒有,但是很榮幸地,擁有了十四個大學授予我的榮譽博士學位。當然,我並不介意這個事,也不懂什麼叫做「博士」,再說我也不博。不過,我要告訴各位,我是一個出身在貧窮苦難家庭的孩子,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貧窮、苦難,我自覺巍巍赫赫,很了不起。

我心裡雖知不念書就沒有前途,但是礙於家裡貧窮,始終沒有念書的機會。所幸地,七十五年前,我十二歲的時候,有了一個機緣出家做和尚。出家之後,自覺到要走出一條路來,所以至今八十七歲之齡,由於自己生性喜歡「破船多攬載」,因此舉凡大學、電台、報紙……什麼事情我都做。一般人認為我是「星雲大師」,當然很有辦法,但是真正地講,現在的我是感覺到自己很貧窮的,我什麼都沒有,已不敢再像過去年輕時的巍巍赫赫。幼年的時候,我有心、有志、有自己的人格、氣勢,但是到了現在老殘之齡,則感覺到這個世間所有一切都是大家的、都是別人的,跟我沒有什麼關係,我能給的只是一點因緣而已。

說到南華建校的緣起,十七、八年前,我有心要辦理佛光大學,礙於水土保持很難評鑑通過,偏偏知道我要辦大學的人見到我都是問:「大師啊!大學在哪裡啊?」讓我難以回答。恰巧有一位黃天中先生他在現在南華大學的位址,不但擁有土地,還有建築執照,可以說辦學的所有條件都具備了,就待開始建校。可惜後來由於他沒有力量建設,就找到了我。我心想,自己一心想要辦佛光大學,都沒能如願,不妨就從南華辦起吧,免得人家常常問我:「大學呢?大學呢?」以後我就可以對人說:「在南華!」

那時候南華佔地二十六公頃,現在則已經將近七十公頃。因為我們在接受他的二十六公頃土地之後,慢慢地又買了緊鄰的土地。

我因為深知家貧,沒有受教育的能量,所以在南華大學開辦之初,對外宣布四年不收學雜費,希望讓所有學子都讀得起大學。最初我不太懂大學辦學的不易,但是話說出去了,總要能做到。如果以四個班級來算,四年下來,就等同是承擔十六個班級的學雜費。我雖是一無所有,但是因為有心,也就一心一意要把南華辦起來。

過去由於經常在各地跑動,對南華的關心不夠。明白說,即使學校有很好的校長,也還需要經費、需要關心,才能有建設。所以,南華的設施至今未能完善,我覺得很對不起南華。

「南華」這個名稱很好,有「在中南部、在嘉義,甚至是在南部的一朵花」的意思。歷史上的莊子是個哲學家,他的《南華經》(即《莊子》),言論蘊含豐富的智慧,乃至於佛教的六祖惠能大師,也是在南華寺開悟的。所以「南華」又可謂為「智慧的花朵」。

總之,現在我們請到林聰明教授來擔任校長,南華是真正有了希望。因為他是真心的,跟我的理念一致,不只是為了辦學校,還要辦好的學校。怎麼好法?就看大家以後的表現了。

不過,我有幾點意見要簡單地提供給各位參考,無論是做人也好,做事也好,做大官也好,乃至從事士農工商都好,以下幾條意見都很重要。

 

第一、要重視生活的規範

早起晚睡是生活;每日三餐是生活;來來去去、送往迎來是生活;交朋友、做事情是生活;講話、表達意見,也都是生活。問題是:我們是怎麼過生活呢?

我不敢把自己過生活的情況向各位報告,因為我是一個出家人,過去在寺廟裡所受的是專制、打罵的教育,天天都要受委屈,既不准講理由,也不准說明,不像現在的青年人,理由總是說得一大堆。不要說不准說理由,過去的叢林生活,只要你說一句,老師就要打你;眼睛看一下,他也要打你。一個不准看、不准說、不准動的生活,實在不像人過的。但是有時候老師卻對我們說:「當然不把你們當人來教育,是要把你們教成佛的啊!」他不用教「人」的方式來教育我們,因為人要講理由、要吃得好、穿得好、睡得好,沒有這麼簡單教!

所以,後來我就想:為了要做一個比人更高尚的人──佛,我要勇於承受不同的教育。打罵是自然的,委屈是當然的,那都是出於老師對我們的愛護、對我們的好,何況老師們和我又有什麼關係?為什麼他要費神打我?不都是由於對我的慈悲、愛護嗎?所以我們應該感恩圖報才是。

我確實也做到了,在大陸交通以後,我把過去那許多老老師帶到歐洲、美國各地遊覽,藉以感謝他們當年的教育之恩。可以說,凡是過去打我越甚、罵我越厲的人,我越是感謝他們。心裡總想:所謂「玉不琢,不成器;人不學,不知義。」由於這許多苦心的老師發大慈悲心打我、罵我,才能有今天的我。

我記得有一位老師,他一面打我手心,還一面罵:「很笨啊!要拜觀音菩薩求智慧!」這在現在或許是老套,不過在我那個年齡、在那個無望無救的情況下,我聽了他的話,真是如一道光明照來,「哦!觀世音菩薩會給我智慧!」

但是接下來我又想:那麼我要到哪裡拜觀世音呢?到大雄寶殿拜?它既有時間的限定,也只有團體才可以進去,不准個人進入,甚至其他的殿堂也都有人居住,我又要到哪裡拜呢?可以說,當時我連拜佛的地方都沒有。好在棲霞山的山嶺有一座「千佛嶺」,那裡有石頭雕刻的觀音像,我就對著那尊石頭的觀世音禮拜。在我的心中,並不認為那是石頭,我虔誠地合掌,只覺得那是唯一的希望、機會。不怕你們見笑,我本來是很愚拙的小孩子,在拜了幾個月之後,忽然什麼都懂了;那一年我十五歲。當老師教書,哪裡有了錯誤,我心裡都知道,甚至偶而老師想要把書念會了,再來教我們,在他還沒有會之前,我就會了。不敢說自己有什麼了不起,這一切大概都是菩薩的幫忙吧!

我不是在跟你們傳教,我要告訴各位的是,這個世界是由很多因緣來成就我們的,即使是一塊石頭也好、一尊菩薩也好、一個老師也好、一個朋友也好,他們對我們都有重大的關係。當然你自己也要有好的生活習慣,生活要有規矩,勤奮而不懶惰,才能自我健全。

慈惠法師是南華大學的副董事長,全權負責學校的各項建設。他跟我說:「師父,您八十七歲了,但是無論什麼時候看您站呀、坐啊,都有個樣子。」因為我是被打出來、被罵出來的啊!

總之,要做一個上等人,就要經得起苦難的教訓;相反的,成了下等人,即使人家對他讚美說好,他也聽不懂,甚至還會聽錯了。

我八十七歲了,至今每天都有吃早飯的習慣,沒有一次不吃。吃早飯很重要,尤其不能吃得太遲,過去佛光山是六點鐘吃早飯,現在則是六點半吃。吃過早飯以後,一天的生活就開始了。那時候我知道自己笨拙,條件不具足,所以在還沒有吃早飯以前,有個幾十分鐘的空檔,我都會搶時間看一點書,或者讀一點書;因為「早讀」,頭腦比較好。總之,我要能在這個世界上跟人家一較長短,必定要有相當的付出。

說到吃飯,一直到今天,我都吃得很簡單,就是在南華承蒙大家請客,也只吃了碗臘八粥,至於其他的菜色,我眼睛看不到,也沒有去吃它。我不是要向各位賣弄自己,我的一生就是這樣簡單的。尤其我歡喜經歷苦難的挑戰,在我的想法,苦難對一個沒有用的人,會造成種種壓迫,讓他沒有辦法,但是對一個有志願、有志氣的人,苦很好,苦就是教育,苦能訓練我們堅強,苦能給我們營養;不吃苦中苦,哪為人上人?不經一番寒徹骨,焉得梅花撲鼻香?

就算覺得自己不是傻瓜,夠聰明,也得要能吃苦啊!人世間沒有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也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地送你禮物,自己要做自己的貴人,凡事要靠自己,要給人接受,要自我健全;一旦老師、學生、朋友願意接受你,跟你來往,你也就具足因緣、條件了。

如何讓人接受呢?你必須要有禮貌,必須要有能力,必須要尊重人,必須要有責任感,必須要肯吃虧、上當、受委屈、負責任,如此一來,就算是將來找職業,也才找得到。

好比青菜蘿蔔爛了,就不值錢,所以,便宜不一定很好,大家不要想討便宜,要能經得起寒霜雨雪的考驗。我無親無故,只有為數不多的佛教青年團隊,從早期的慈惠法師、慈容法師到現在的覺居法師(中區總住持)、覺禹法師(嘉義圓福寺住持),乃至這次張羅南華大學素齋談禪的慧專法師等等山上的男眾、女眾跟隨我弘法。雖然我什麼都沒有,沒能賞賜他們什麼,有的也只是虛空,不過虛空很大,在這個法界裡,有好山好水、天地日月、花草樹木、芸芸眾生,寶藏多得不得了;當然,你也要有本領去接受它,和它相處。

坦白說,一個人要想成功,生活不健全,生活不認真,生活沒有規範,經不起苦難,怎麼能成功呢?

許多年前,我在大陸浙江出席一個會議,看到一篇習近平先生撰寫的文章,叫做〈慎獨〉,他說一個人在獨居的時候要很謹慎,不要想壞主意。當初我一看到這篇文章,就跟旁人說:「這一位有辦法!」因為他懂得慎獨的重要,獨處要有好的行為,不能隨便,要自己管理好自己。

 

第二、要重視自覺的修行

我從小沒有看過學校,也沒有到過外地留學,更沒有參加過什麼訓練班,但是我會煮飯菜、我會建房子、我會做衣服,我會園藝,種植花草樹木;我會寫文章,至今已經寫了幾千萬字;我能以直心與人講話,不拐彎抹角。不過,現在年老了,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,唯有眼睛閉起來寫一筆字還可以做到。像現在在座的大家,我是看不到了,看到的只是霧濛濛的一團黑影,無法清楚分辨出一個人、兩個人……但是寫字,一筆下來,一氣呵成還可以辦到,因為在我心中已有字的形象分別。不過,歲月不待人,現在慢慢地也感覺到自己頭腦退化,人老了。所以,我常對弟子說,你們要想我寫什麼字,趕快叫我寫,不要來不及喔!我願意做這個服務。

「自覺」是很了不起的,釋迦牟尼佛就是自己覺悟的。有的人成天如動物冬眠般,迷迷糊糊,不能清醒,也就是一般戲稱的「糊塗蟲」,那都是因為他不知道覺悟。所謂「覺悟」,就是對人生、對世界、對人際關係、對知識、義理,有「喔,我懂了!」「喔,我會了!」「喔,我能!」「喔,我願意!」的會意和通達。一旦悟到了,自己就能安住在這個世界,安住在真理裡,那麼其他的事情還會不能主宰嗎?

「自覺」也就是自己覺悟,要想別人來教你覺悟是很難的。就例如父母教兒女,有時候兒女也會不聽;老師教學生,有時候學生也會不聽,你講話,他卻在睡覺,所謂「講者諄諄,聽者藐藐」。

最近有些山東老鄉在佛光山教我們做麵食,也跟我們學煮菜的方法。過去我曾多少次發心要教人,心想教育的目的不就是要傳承嗎?但是想要傳承卻傳不出去,沒有那樣的材料,你講的,總跟他聽到的不一樣,因為他不會聽,他不認真聽,他沒有全部聽。所以在佛經裡,一開頭就說要「諦聽!諦聽!」也就是說要「認真聽!認真聽!」的意思,每一句話都要聽到心版裡,要有:「啊!你的一句話在我的心海裡起了壯大的波瀾。」這才真是有心。

有一次我受邀到美國弘法,飯桌上,我問候一位先生說:「先生,你貴姓啊?做什麼職業?」他自我介紹說:「我是做餐館的。」我心裡想:今天這一桌坐的都是大財主、企業家,盡是社會各界很有辦法的領袖人物,你一個開餐館做中國料理的人,怎麼也跟他們在一起?

談話間,我就問他:「員工好找嗎?」

他說:「好找!我有開設訓練學校。」

我說:「要訓練那麼多人嗎?」

他說:「我有四百多個餐館,需要很多人手呀!」

這一聽,還得了!光是一間餐館就叫人忙得手忙腳亂了,他一個人竟然開了四百多間餐館,很不容易啊!我就再問:「你開了這麼多間餐館,平時都是怎麼弄了給人家吃呢?」

他說:「我們把心煮給人家吃。」

這一句話很重要,肯得把心煮給人吃,其他的為人處事還有什麼話說呢?必定可以成功!總之,人要能「自覺」,自己不自覺,就是皇帝老爺、父母師長也不得辦法。

在佛教裡,釋迦牟尼佛並不要我們皈依他,也不一定要我們相信他;你信不信,對他又有什麼關係呢?所以,釋迦牟尼佛說過一句話:「自依止,法依止,莫異依止。」這是很了不起的話,也就是說:皈依自己、皈依真理,不可以皈依其他。如果你能夠「自覺」,自覺了以後,宇宙之間的因緣就算你不去找它,它也會來找你。

覺悟的情況是怎麼樣呢?過去的事情,會浮現在你的眼前;遠處的事情,會向你集聚而來。那個時候,也就是通達了、悟了!

最近我寫了一篇文章〈佛陀,您在哪裡〉。假如有人問起全台灣的佛教徒、大法師:「釋迦牟尼佛在哪裡?」他可能回答不出來,只是告訴你說:「阿彌陀佛在西方極樂世界啊!藥師佛在東方琉璃世界啊!」那麼究竟釋迦牟尼佛在哪裡呢?虛空就是釋迦牟尼佛。你覺悟到了嗎?你要感覺到,要來電,心燈才會亮。或許你說認識虛空宇宙很難,認識佛很難,那麼姑且不要說得那麼廣大。佛在哪裡呢?佛就在我們的心裡!但是你的心裡如果滿是瞋恨、嫉妒、煩惱、障礙、是非、自私自利,佛哪裡能安身呢?所以,佛是在我們的淨念裡。

有的人說:「現在這個社會,做好人很吃虧呀!」事實上,吃虧就是討便宜。有為的人,怕什麼吃虧?你想吃虧還吃不到呢!

 

第三、要重視處事的藝巧

也就是說要有藝術、巧妙。為什麼我們要唱歌?唱歌不是玩的,唱歌也要能唱出巧妙來,唱出節奏、音符、規矩來;無論是二部合唱或是四部合唱,裡面都有很多的藝能。為什麼我們要繪畫?畫的深淺遠近都有它所蘊含的意境,一張紙就是一個世界,我們也能把這個世界的巧妙畫在這一張紙裡。

人能有藝巧是很重要的。一個人所以被人說笨,都是由於自己不動頭腦、不用心,什麼事情都是說:「你做、你做!」「你來、你來!」有利於自己的,就搶先一步;要服務他人的,就把事情交給別人。其實你不耕種,又哪裡會有收成呢?所以,要想做個聰明的人,凡事要能自己來!

我認為南華的學生,甚至不只是南華,佛光、西來、南天大學乃至佛光山,無論哪裡,老師也好、同學也好、什麼人都好,至少要有五張執照,萬一一張執照用不上,例如你說:「我會駕駛!」但是沒有車子給你開,「沒關係,我還會記帳!」甚至也沒有帳給你記,「沒關係,我會煮飯菜、做麵包、做饅頭、做素菜……」你還擁有很多的能量。

現在慈惠法師所以坐在我的身旁,是因為我的耳朵不好,他擔心我聽不清楚大家的發言,因此在這裡幫忙轉述。畢竟我人老了,和過去年輕的時候不一樣,聽力不是那麼敏銳了。而他豈是只有五張執照?十張執照以上都有!他跟隨我掃地、擦玻璃窗子、煮飯菜、洗衣服、寫文章、編雜誌、教法器、教唱念、到國際弘法、到各地學校授課,光是在中國文化大學就教了六年書,到基督教辦理的東海大學也教了好多年。可以說,取得的執照越多,在佛光山才有用啊!人人都會要用你。

我想,我對你們的希望,就是期望大家都能擁有很多的能量,學得很多的能力、本領。在今天的社會,想要「混世」不容易啊!聽說網路「臉書」有一個按「讚」的功能,要人家按一個「讚」並不是那麼容易的,更何況是想要更多的「讚」呢?不客氣說,如果今天我不「讚」,大家也就不會給我這個榮譽博士學位了。(大眾鼓掌)當然,也不能這樣自我滿足,自己要有慚愧心,這一切都不是我的,是人家慈悲、人家好意給的,我應該感恩、報答。

 

第四、要重視人我的因緣

最後希望大家要重視「緣」,要能廣結善緣。釋迦牟尼佛開悟的時候,悟到什麼?他在十二月初八,天空高掛著明月的夜晚,於菩提樹下夜睹明星而廓然大悟,頓時間,虛妄的、有形的、有相的世界粉碎了,在他的心中現出了一個真理的世界。所謂「悟」,它既沒有時間,也沒有空間,是即刻的。

當時佛陀即刻講了這樣的話:「奇哉!奇哉!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,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。」也就是說大地眾生皆是佛。所以,現在我到各處講說的時候,都要大家講一句「我是佛!」就是希望大家肯得承擔自己就是佛。一般人都忘記自己是佛了,等於《法華經》中的「懷珠作丐」喻,父母擔心兒女將來貧窮,就在他的衣服裡縫上了一顆夜明珠,萬一哪天他窮苦了,還有個夜明珠可以賣了過生活。可惜兒女不知道父母在自己身上縫了夜明珠,最後還是做了乞丐。

我們的心就像一座發電廠,電力一發,千年的暗室,一燈就能明亮。你能讓心靈的燈光亮起來嗎?我們心裡的「電」在哪裡呢?如同電腦網路的無邊無際,宇宙虛空、天地之間也是無窮、無盡、無邊,在「空」裡面,寶藏真是多得不得了啊!所以,「空」就是緣,就是無限;無限的能量,是取之不盡,用之不完的!說得清楚一點,「空」就是我們的心,心裡的寶藏取之不盡,用之不完。心中的寶藏是什麼呢?慚愧就是寶藏,信仰就是寶藏,智慧就是寶藏,慈悲就是寶藏,忍耐就是寶藏。人家說世間有七寶、八寶,無限的寶藏都在我們的心裡,要靠自己去發掘。

在我這樣老朽的年齡,自覺是對世間沒有什麼大用了,但是心裡卻很著急,因為芸芸眾生是這麼的多啊!

唐朝的鑑真大師是我的老鄉,一千三百年前,他六次要到日本都失敗,一直到了六十五歲才成功抵達日本。在他前往日本的途中,遭遇到很多的災難,但是本著「為大事也,何惜生命!」的願力,他誓願一定要到日本去傳教。現今日本的衣服、筷子、紙張、建築法,都是當年鑑真大師傳過去的,所以他在日本又被尊稱為「日本文化之父」。

鑑真大師圓寂前,說了幾句話。他說:「山川異域,日月同天。」也就是說,雖然他人在日本,我們人在中國,但是往天空望去,彼此都能看到同一個太陽和月亮。下一句是:「寄諸佛子,共結來緣。」鑑真大師勉勵大家要廣結善緣。

總之,我對你好,不會蝕本,將來會一本萬利的;種子播種下去,還怕沒有收成嗎?所以,「緣」就是宇宙間的真理,希望大家能重視!

 

還有一些時間,再講一個故事。

有一個徒弟問師父:「師父,人生的價值是多少?」這是泛論,各人的價值不一樣,還問什麼人生的價值呢?師父當然是不回答了。但是徒弟老是問、老是問,有一天,師父看到桌上有一塊石頭,就說:「徒弟啊!你把這一塊石頭拿到大街上去叫賣,但是只讓人家出價就好,不要真的賣了,石頭還要拿回來喔!」

徒弟奉師父的命來到了大街上,對著往來的行人說:「欸!過往的路人,有一塊晶瑩剔透的石頭要賣,有人要買嗎?」

有人看了看,就說:「二十塊!」

徒弟說:「不賣!」

「五十塊!」

「不賣!」

「一百塊!」

「不賣!」

「兩百塊!」

「不賣!」

最後沒有人開口了,他把石頭收好,就返回寺裡。回到寺中,他對師父說:「師父啊!不得了,這一塊石頭今天有人出價二百塊呀!」

第二天,師父就說了:「徒弟啊!把這塊石頭再拿到百貨公司去,也是知道個價碼就好,不能賣了,要把石頭拿回來啊!」

「各位士紳男女,快來看看!這塊寶石要賣了,大家出個價吧!」

有一個人就說:「五百塊!」

「不賣!」

「二千塊!」

「不賣!」

「二萬塊!」

「不賣!」

「二十萬!」

「也不賣!」

回到寺裡,徒弟對師父說:「師父!不得了了,這顆石頭有人出價二十萬啊!」師父聽後沒有開口。

過了一段時期,地方上召開珠寶博覽會,師父說:「徒弟啊!你再把這塊石頭拿到珠寶博覽會上去賣,同樣只要知道出價多少就好,不要賣掉!」

徒弟拿了石頭到達會場,對著商人們叫賣:「各位!你們看,這塊寶石如同鑽石般晶瑩剔透,現在正準備要賣出,請大家出個價吧!」

頓時間,出價聲此起彼落,一個人說:「五百萬!」這個數字令徒弟心裡甚是詫異,可是沒想到,陸續又有人喊出:「八百萬!」「一千萬!」「兩千萬!」一直到喊到「五千萬」,終於沒有人再開口了。

徒弟依言把石頭再帶回寺廟,一見到師父就高興地說:「師父!不得了啊!珠寶商出價五千萬啊!」

這時候師父講話了:「徒弟啊!其實人跟石頭一樣,如果你能量不夠,也就像在窮鄉僻壤裡出售石頭,大家的財力有限,能賣到兩百塊錢就不錯了。如果你是個人才,也就像在城市裡賣石頭,能賣到千萬以上,甚至再遇到好的機緣,能量得到充份的發揮,也就能有五千萬的價值了!」所以,人的價值多少?就是石頭的價值。

各位老師、同學們,我們林校長是很有作為的,在他的領導之下,我想每個人都可以從二百塊的石頭,升值到二千萬、五千萬,甚至更高;今後如果我們南華出了很多的科學家、藝術家甚至政治家,南華的價值就不一樣了。當然,這都要靠大家未來的發展。祝福大家!

 

(南華大學黃素娟/謄寫.佛光山法堂書記室/整理提供)